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语录三十七

 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“有所不行,知和而和,不以礼节之,亦不可行也。”这是讲相当矛盾的道理。我们经常看到“矫枉过正”肆个字,“枉”是歪了,看见事物歪了,必须要矫正它;矫正得过分了,又是歪了。换句话说,不是向这边歪,就是向那边歪。总之“过正”就是歪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中国的“义”字,英文、法文、德文,任何一国文字中都没有同义的字。只有中国文化中才有的。这个“义”字,有两个解释,儒家孔门的解释讲:“义者宜也”。恰到好处谓之宜,就是礼的中和作用,如“时宜”就是这个意思。另外一个解释,就是墨子的精神——“侠义”,所谓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”。中国人有这个性格,为朋友可以卖命,我们中国人这种性格,有时候比儒家的影响还要大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《黄帝内经》几乎同中国三玄之学关连在一起,所谓的三玄之学,在中国文化思想上非常重要。什么叫三玄之学?就是《易经》、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。这几本书与后来的印度文化佛教经典也有密切的关联。比如我们翻译佛经,很多名词都是借用这些书上的,这个要特别注意。除了《易经》、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外,最重要的还有阴阳五行之学,就是诸子百家之中的一家所谓阴阳家。
《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学问的道理,并不是只读死书,而是注重现实人生中的作人处世。孔子说生活不要太奢侈,“食无求饱”,尤其在艰难困苦中,不要有过分的、满足奢侈的要求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我们都常听说“得意忘形”,但是,据我个人几十年的人生经验,还要再加上一句话——“失意忘形”。有人本来蛮好的,当他发财、得意的时候,事情都处理得很得当,见人也彬彬有礼;但是一旦失意之后,就连人也不愿见,一副讨厌相,自卑感,种种的烦恼都来了,人完全变了——失意忘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