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三十七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有所不行,知和而和,不以禮節之,亦不可行也。”這是講相當矛盾的道理。我們經常看到“矯枉過正”肆個字,“枉”是歪了,看見事物歪了,必須要矯正它;矯正得過分了,又是歪了。換句話說,不是嚮這邊歪,就是嚮那邊歪。總之“過正”就是歪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中國的“義”字,英文、法文、德文,任何一國文字中都沒有同義的字。只有中國文化中才有的。這個“義”字,有兩個解釋,儒家孔門的解釋講:“義者宜也”。恰到好處謂之宜,就是禮的中和作用,如“時宜”就是這個意思。另外一個解釋,就是墨子的精神——“俠義”,所謂“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”。中國人有這個性格,為朋友可以賣命,我們中國人這種性格,有時候比儒家的影響還要大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恭近於禮,遠恥辱也。”禮貌的當中要恭敬。所謂恭,就是內心對事情的莊重認真,並不是看見人敬禮就是恭;雖然不敬禮,當朋友有困難的時候,那種無限關心的神態,不說出來就知道。所以人恭敬不恭敬,表面態度雖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內心的事。因此恭敬就是禮。人與人為什麼要恭敬?“遠恥辱也”,免得招來無謂的恥辱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學問的道理,並不是只讀死書,而是注重現實人生中的作人處世。孔子說生活不要太奢侈,“食無求飽”,尤其在艱難困苦中,不要有過分的、滿足奢侈的要求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我們都常聽說“得意忘形”,但是,據我個人幾十年的人生經驗,還要再加上一句話——“失意忘形”。有人本來蠻好的,當他發財、得意的時候,事情都處理得很得當,見人也彬彬有禮;但是一旦失意之後,就連人也不願見,一副討厭相,自卑感,種種的煩惱都來了,人完全變了——失意忘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