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三十六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有人不擇手段的創業,經常喜歡引用西方宗教革命家馬丁•路德的“不擇手段”這句話。但是你要注意,對馬丁•路德這句話,不要只說一半,他是說:“不擇手段,完成最高道德。”現在把這句話攔腰一刀,砍去一半,把“不擇手段”拿去用,而不是“完成最高道德”,這就很危險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廣博易良,樂教也。”樂包括了音樂、藝術、文藝、運動等等。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,這些都包括在“樂”裡,“易良”就是由壞變好,平易而善良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絜靜精微,易教也。”《易經》的思想,是老祖宗們遺留下來的文化結晶。我們先民在文字尚未發明時,用八卦畫圖開始記事以表達意思。什麼叫絜靜呢?就是哲學的、宗教的聖潔;“精微”則屬科學的。易經的思想是科學到哲學。融合了哲學、科學、宗教三種精神。所以說“絜靜精微,易教也。”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在我們中國的禮貌,有事寫信用通稱,呼姓是不禮貌的。更滑稽的是他自稱“愚生某某”。這個“愚”,本來是平輩稍長或長輩自成的謙詞,“愚兄”、“愚叔”、“愚舅”等等。而他來個“愚生”,就不知道到底誰是誰的學生了。這是一般人看不起中國文化,不加以注意,所發生的許多問題之一。信不會寫,禮貌不懂,不知道進退應對,不曉得席位尊卑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禮是幹什麼的?是中和作用,說大一點就是和平。這也就是禮的思想。人與人之間會有偏差的,事與事之間彼此有矛盾;中和這個矛盾,調整這個偏差,就靠禮。那麼法律也就是禮的作用,法律的原則之下,理國乃至辦事的細則,就是禮的作用。假如沒有禮,社會就沒有秩序,這怎麼行?所以人與人之間要禮,事與事之間要禮,而禮的作用,“和為貴”,就是調整均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