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錄之三十三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現在一般人拿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,代表了孔子思想,我們千萬不要搞錯了。《大學》是曾子作的,原來是《禮記》裡的一篇,後來到唐宋的時候,才把它拉出來,變成了肆書之一。所以把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思想,就認為是孔子的思想,是不大妥當的,這僅是孔子思想的演變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領導一個大國家,或者領導一個單位,乃至領導地方的政治,要“敬事而信”,這是很難的。“敬事”,對一件事認真做為“敬事”,一項職務寧可不接受,既接受了就要認真去做,現在就有許多地方許多人不敬其事的。至於“而信”是使下麵的人絕對信服。爭取下面的“信”,如何得到“信”,就要敬其事,說了的話一定要兌現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使民以時”,用人時應該把握時間。這個“時”很重要。在軍事思想方面來講,包括很大,所以孫子兵法講時講勢,也有用勢之道。對人在道德上要知道“時”,比如部下生重病,你不去慰問,反責備他不來上班,這就是不“愛人”,“使民不以時”了。所以“使民以時”是用人要在時間上恰到好處。這樣部屬都聽你指揮,乃至全國老百姓自然跟你走。這是道德的修養,也就是學問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道千乘之國,敬事而信,節用而愛人,使民以時。”便是孔門做學問的目的、態度和方法的記錄。說到這裡,我們已經瞭解了,所謂做學問,是要從人生的經驗中去體會,並不是讀死書。假使一個人文章寫得好,只能說他文學好;這個人知識淵博,只能說他“見聞廣博”,不一定能說他有學問。一個人即使沒有讀過書,可是他作人做事完全對了,就是有學問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所謂弟子,古代稱學生為“弟子”,中國古代老師對於學生,看成自己的兒子一樣。講到這裡,我們有點感慨了,中國的文化,師生之間有如父子,過去有“一日從師,終身若父”的情形,而老師對於學生,也負了一輩子的責任。我們親眼看到的,幾十年前,還保留了這個風氣,一個學生縱然中了狀元,官作得很大了,看見老師,而老師既沒有功名,也沒有地位,學生對他一樣的要跪拜,和當年從師一樣。學生對老師是如此,老師對學生,也是負了一輩子責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