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三十二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那麼西方文化有沒有這個愛呢?絕對有,只是生活的方式不同而已。父母到子女家,盡管要事先寫信給子女,使他得準備,子女還是會思念父母的。又如祭祖宗,西方人不一定清明節掃墓,但到了墳場,在親人的墳墓前,悲哀的情緒是一樣的,只是表達方法不同而已。遺憾的是,外國人沒有把“孝道”在文化上培養起來的心理建設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中國文化中的“感情力量”是钜大的,尤其是宗族的力量最大。所以由“友道”形成的這套結合,我名之為“特殊社會”,就是後世所講的幫會。我國的幫會,從秦、漢以來,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,歷代一直都有。曾經有人說,中國的農民與知識分子一結合,就會發生變亂。這說法我不同意,我認為中國過去的農民最乖了。他們只要能安居樂業,國泰民安,少找麻煩,有口青菜豆腐飯吃就好了。中國怕的是半農民,不是真農民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所以有子說,一個人有真性情,就不會犯上作亂,不好犯上而好作亂的,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這種人有分寸、有限度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大家要知道學問的根本是什麼呢?“君子務本”。文學好,知識淵博,那是枝節的,學問之道在自己作人的根本上,人生的建立,內心的修養。所以“本立而道生”,學問的根本,在培養這個孝悌,孝悌不是教條。換句話說,培養人性光輝的愛,“至愛”、“至情”的這一面,所謂“孝弟也者,其為人之本與。”他說這個是“人”的本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什麼是“巧言”?現在的話是會吹、會蓋。孔子說有些人很會蓋,講仁講義比任何人講得頭頭是道,但是卻不腳踏實地。“令色”是態度上好像很仁義,但是假的,這些與學問都不相幹。“鮮矣仁”——很少真能做到“仁”這個學問的境界,因為那是假的。我們從電視中就看得到,那個小醜表演的角色,動作一出來,就表示“巧言令色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