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四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佛學為什麼講無常?因為世界上的事沒有永恒的。人的欲望,永遠貪求永恒,想永遠保持存在,那是永遠不可能的,那是笨蛋,是看不清楚的人搞的。所以佛告訴你,積聚必有消散,崇高必有墮落,合會終須別離,……那是必然的道理,這是大原則。 《人生的起點和終站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當將軍的五個條件:像牛一樣的健壯;像狗一樣的下賤;像狐貍一樣的狡猾;像猴子一樣的精明;像魔鬼一樣的魅力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在艱苦中成長成功之人,往往由於心理的陰影,會導致變態的偏差。這種偏差,便是對社會、對人們始終有一種仇視的敵意,不相信任何一個人,更不同情任何一個人。愛錢如命的慳吝,還是心理變態上的次要現象。相反的,有器度、有見識的人,他雖然從艱苦困難中成長,反而更具有同情心和慷慨好義的胸襟懷抱。因為他懂得人生,知道世情的甘苦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佛學叫這個世界“娑婆世界”,譯為“堪忍”,說我們這個世界是缺陷的世界。《易經》也說這個世界是缺陷的,讓你有錢就不給你學問,有學問就沒有錢;給你子孫滿堂,就不給你別樣了,所以總是有缺陷不圓滿的。 《老子他說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