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语录二十四

 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在我个人的理想与希望来说,修一条地方干道的铁路不过是人生义所当为的事而已。我们真要做的事,是要为子孙后代修一条人走的道路,那是大家真要做的大事业。 什么是人走的路呢,让我借用宋儒张横渠先生的四句话来说。便是,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杭州城隍庙有幅对联,上联:夫妇本是前缘,善缘、恶缘,无缘不合。夫妻不一定是好因缘,有的吵闹一辈子,痛苦一辈子。下联:儿女原是宿债,欠债、还债,有债方来。有债务关系,才有父母儿女。所谓天伦之乐,从人生深一层的体会来看,没有乐,只有苦,不过人都是喜欢苦中作乐罢了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人生俗病最难治,俗气从来无药医。 纵使出尘仙佛侣,空花空果觅东西。
《仙佛侣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自从一读楞严后,不看人间糟粕书。
《楞严大意今释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泠泠天风吹袂单,惺忪手把斗牛寒。 五千年事三千界,尽作南华一梦看。
《闲居杂咏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