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二十七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雖然處在“榮觀”之中,仍然恬淡虛無,不改本來的樸素;雖然燕然安處在榮華富貴之中,依然有超然物外,不受功成名遂、富貴榮華而自累內心,這才是有道者的自處之道。
《老子他說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人生該這樣過活:佛為心、道為骨、儒為表大度看世界;能在身、技在手、思在腦從容過生活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《黃帝內經》幾乎同中國三玄之學關連在一起,所謂的三玄之學,在中國文化思想上非常重要。什麼叫三玄之學?就是《易經》、《老子》、《莊子》。這幾本書與後來的印度文化佛教經典也有密切的關聯。比如我們翻譯佛經,很多名詞都是借用這些書上的,這個要特別註意。除了《易經》、《老子》、《莊子》外,最重要的還有陰陽五行之學,就是諸子百家之中的一家所謂陰陽家。
《小言黃帝內經與生命科學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門外忽傳走轉車, 聘書遞送卻愁馀, 自從長揖山林後, 又向人間填表書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英雄能夠征服天下,不能征服自己,聖賢不想去征服天下,而征服了自己;英雄是將自己的煩惱交給別人去挑起,聖賢自己挑盡了天下人的煩惱。
南懷瑾選集一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