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二十四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在我個人的理想與希望來說,修一條地方幹道的鐵路不過是人生義所當為的事而已。我們真要做的事,是要為子孫後代修一條人走的道路,那是大家真要做的大事業。 什麼是人走的路呢,讓我借用宋儒張橫渠先生的四句話來說。便是,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聖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杭州城隍廟有幅對聯,上聯:夫婦本是前緣,善緣、惡緣,無緣不合。夫妻不一定是好因緣,有的吵鬧一輩子,痛苦一輩子。下聯:兒女原是宿債,欠債、還債,有債方來。有債務關系,才有父母兒女。所謂天倫之樂,從人生深一層的體會來看,沒有樂,只有苦,不過人都是喜歡苦中作樂罷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人生俗病最難治,俗氣從來無藥醫。 縱使出塵仙佛侶,空花空果覓東西。
《仙佛侶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自從一讀楞嚴後,不看人間糟粕書。
《楞嚴大意今釋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泠泠天風吹袂單,惺忪手把鬥牛寒。 五千年事三千界,盡作南華一夢看。
《閑居雜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