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錄之二十三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學醫的人真要有一種菩薩心腸,一種濟世救人的精神,而且不怕貧窮,不怕艱苦,那才是真正研究生命科學,真正的學醫。
《小言黃帝內經與生命科學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理”是哲學的,完全哲學的,這一部分很重要,《易經》講宇宙天人之間的原理,是哲學的科學。第二個是“象”,一切的現象,宇宙萬物的現象。“數”,這個裏頭包含最高的數理學,還不是一般的數學。譬如醫學,現在研究的是醫理學;所謂數理學是數學哲學的科學。
《小言黃帝內經與生命科學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羚羊掛角無蹤跡,一任東風滿太虛。
《禪海蠡測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飄零故國三千裏,瀲灩心光色界天。 一笑疑雲疑雨散,菩提已熟許多年。
《一笑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萬古千秋事有愁,窮源一念沒來由,此心歸到真如海,不向江河作細流。
《夜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