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二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【男人的氣質】臨危而不懼,途窮而誌存;苦難能自立,責任攬自身;怨恨能德報,美醜辯分明;名利甘居後,為理願馳騁;仁厚納知己,開明擴胸襟;當機能立斷,遇亂能慎行;忍辱能負重,堅忍能守恒;臨弱可落淚,對惡敢拚爭;功高不自傲,事後常反省;舉止終如一,立言必有行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今日的世界,物質文明發達,在表麵上來看,是歷史上最幸福的時代;但是人們為了生存的競爭而忙碌,為了戰爭的毀滅而惶恐,為了欲海的難填而煩惱。在精神上,也可以說是歷史上最痛苦的時代。人是莫名其妙的生下來,無可奈何的活着,最後是不知所以然的死掉。”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世界上任何人,一輩子只做三件事,不是自欺,就是欺人,再不然就是被人欺。你看世界上的人,能不能逃出這三樣事?能逃出了這三樣的話,就跳出三界外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學問最難是平淡,安於平淡的人,什麼事業都可以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