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语录十八

 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以现在的话来说,一切政治问题、社会问题只是思想问题。只要使得思想纯正,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我们知道,现在整个世界的动乱,是思想问题。所以我在讲哲学的时候,就说今天世界上没有哲学家。学校里所谓的哲学,充其量不过是研究别人的哲学思想而已。尤其是作论文的时候,苏格拉底怎么说,抄一节;孔子怎么说,抄一节。结果抄完了他们的哲学,自己什么都没有,这种哲学只是文凭!世界上今天须要真正的思想,要融汇古今中外,真正产生一个思想。可是,现在不止中国,这是个思想贫乏的时代,所以我们必须发挥自己的文化。
南怀瑾谈历史与人生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生命没有本来,只是个有流动性的现象,像风一样。你说风从哪里来?你说西北来,那西北以前呢?后面是空。
《金刚经》告诉你,一切现象都是“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”,即有即空,即空即有。
《人生的起点和终站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一切事情,物来则应,过去不留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那么什么是做人最高的艺术呢?就是不高也不低,不好也不坏,非常平淡,“和其光,同其尘”,平安地过一生,最为幸福。
《老子他说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学问都是后天的污染,污染越多,我们生命的天性越少。
《庄子諵哗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