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语录十七

 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人之所以不能得道,就是被两样东西困住了,一个是空间观念,一个是时间观念。
《庄子諵哗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人不能没有学问,不能没有知识,仅为了学问而钻到牛角尖里去,又有什么用?像这样的学问,我们不大赞成。
《谈历史与人生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人号称万物之灵,是人自己在吹,也许在猪、牛、狗、马看起来,人是万物中最坏的了,“专吃我们猪、牛、狗、马”。
《论语别裁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实际上,好事跟痛苦是一体的两面而已,一个是手背,一个是手心。假使说,好事他能够真丢掉开的话,痛苦来一样可以丢开,所以痛苦也是一个很好的测验。如果一个人碰到烦恼,痛苦,逆境的时侯丢不开,说他碰到好事能丢得开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如何是独乐乐——无事此静坐,一日是两日。 如何是与人乐乐——与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 如何是众乐乐——此中空洞原无物,何止容卿数百人。
《论语别裁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