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二十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道家的流弊也很大,畫符念咒、吞刀吐火之術,都變成了道家的文化,更且陰陽、風水、看相、算命、醫藥、武功等等,幾乎無一不包括在內,都屬於道家的學術,所以雖是“綜羅百代,廣博精微”,也因之產生了流弊。 說到紀曉嵐,順便講兩個笑話。紀曉嵐一生治學嚴謹,對學生的教育也 很嚴格,近於苛求。一個學生寫了一篇文章拿給紀曉嵐,他看完後,批了兩 句詩:“兩個黃鸝鳴翠柳,一行白鷺上青天。”這是杜甫的兩句詩,這個學生莫名其妙,去問老師。紀曉嵐說:“兩個黃鸝鳴翠柳”,不知講些什麼; “一行白鷺上青天”,愈飛愈遠離題萬里。
南懷瑾談歷史與人生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真正的道,真正的真理,決對是平常的,最高明的東西就是最平凡的,真正的平凡,才是最高明的。做人也是這樣,最高明的人,也最平凡,平凡到極點的人就是最高明的人。老子也說過:「大智若愚」,智慧到了極點時是非常平實的。
《金剛經說什麼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首先世界上什麼都容易學,唯有學佛是最難最難的事;第二重意義啊,人生畫虎不成反類犬,老虎沒有畫成反畫成了狗,學佛學不成,我不曉得你變成什麼!所以啊,希望先把做人的道理完成,再來搞這個學佛的事。但是既然要學佛了,千萬要註意不住於相四個字;一住相,什麼都學不成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應無所住,行於布施」,什麼叫修行?念念皆空,隨時丟,物來則應,過去不留;就算做了一件好事,做完了就沒有了,心中不存。連好事都不存在心中,壞事當然不會去做了,處處行於布施,隨時隨地無所住。 譬如今天,有人批評你,罵你兩句,你氣得三天都睡不著覺,那你早住在那個氣上。今天有一個人瞪你一眼,害你夜裏失眠,你早住在人家那個眼睛上了。任何境界都無所住,我們看這一邊,那一邊就如夢一樣過去了,沒有了;回頭看另一邊,這一邊做夢一樣就過去了。但是我們作不到無所住,我們永遠放不下,小狗沒有餵啦!老爺沒有回來啦……這一切都不要去管它,無所住行於布施,布施就是統統放下。
《金剛經說什麼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能夠成為一個生命,神和氣很重要。道家講精氣神,什麼是精呢?剛才已經講過,不要認識錯了,全身的細胞、能量,都是精,精氣神要合一。
《小言黃帝內經與生命科學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