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十八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以現在的話來說,一切政治問題、社會問題只是思想問題。只要使得思想純正,什麼問題都解決了。我們知道,現在整個世界的動亂,是思想問題。所以我在講哲學的時候,就說今天世界上沒有哲學家。學校裏所謂的哲學,充其量不過是研究別人的哲學思想而已。尤其是作論文的時候,蘇格拉底怎麼說,抄一節;孔子怎麼說,抄一節。結果抄完了他們的哲學,自己什麼都沒有,這種哲學只是文憑!世界上今天須要真正的思想,要融匯古今中外,真正產生一個思想。可是,現在不止中國,這是個思想貧乏的時代,所以我們必須發揮自己的文化。
南懷瑾談歷史與人生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生命沒有本來,只是個有流動性的現象,像風一樣。你說風從哪裏來?你說西北來,那西北以前呢?後麵是空。 《金剛經》告訴你,一切現象都是“無所從來,亦無所去”,即有即空,即空即有。
《人生的起點和終站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一切事情,物來則應,過去不留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那麼什麼是做人最高的藝術呢?就是不高也不低,不好也不壞,非常平淡,“和其光,同其塵”,平安地過一生,最為幸福。
《老子他說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我們的思想我們的學問都是後天的汙染,汙染越多,我們生命的天性越少。
《莊子諵譁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