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十七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人之所以不能得道,就是被兩樣東西困住了,一個是空間觀念,一個是時間觀念。
《莊子諵譁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 人不能沒有學問,不能沒有知識,僅為了學問而鉆到牛角尖裏去,又有什麼用?像這樣的學問,我們不大贊成。
《談歷史與人生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人號稱萬物之靈,是人自己在吹,也許在豬、牛、狗、馬看起來,人是萬物中最壞的了,“專吃我們豬、牛、狗、馬”
《論語別裁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實際上,好事跟痛苦是一體的兩麵而已,一個是手背,一個是手心。假使說,好事他能夠真丟掉開的話,痛苦來一樣可以丟開,所以痛苦也是一個很好的測驗。如果一個人碰到煩惱,痛苦,逆境的時侯丟不開,說他碰到好事能丟得開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如何是獨樂樂——無事此靜坐,一日是兩日。 如何是與人樂樂——與君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。 如何是眾樂樂——此中空洞原無物,何止容卿數百人。
《論語別裁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