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十五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真正的修行是紅塵煉心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中國古人不輕易寫書寫文章。今日很多的文章、戲劇、新聞,寫的是社會壞的一面,對小孩子有很壞的影響,這種文字對社會的影響比殺人還厲害。其實寫的人未必有心教人學壞,也有寫正面的,但是接受的人不看正面。古人對人類這種心理非常了解,所以下筆非常嚴謹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有一個方法,對於高血壓、老年人、有病的人或失眠的人都有好處。上座,心裏頭什麼都不想,只念一個“空”字,一路空下去,把神經都放鬆了,腦子也放鬆了,有人就用這個法子治好了緊張的毛病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宇宙間萬事萬物,有許多是我們的智慧知識沒有辦法了解的。在這裏產生了一個問題,我常常跟朋友們講,也可以說是哲學上的一個對比,天地間“有其理無其事”的現象,那是我們的經驗還不夠,科學的實驗還沒有出現,“有其事不知其理”的,那是我們的智慧不夠。換句話說,宇宙間的任何事物,有其事必有其理,有這樣一件事,就一定有它的原理,只是我們的智慧不夠、經驗不足,找不出它的原理而已。而《易經》的簡易也是最高的原則,宇宙間無論如何奧妙的事物,當我們的智慧夠了,了解它以後,就變成為平凡,最平凡而且非常簡單。
南懷瑾談歷史與人生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有器度、有見識的人,他雖然從艱苦困難中成長,反而更具有同情心和慷慨好義的胸襟懷抱。因為他懂得人生,知道世情的甘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