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錄之十三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莫名其妙的生來,無可奈何地活着,不知所以然的死掉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真正的修行不只在山上,也不只在廟裏,更需要在社會中。要在修行中生活,在生活中修行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凡是對任何一樣東西,立場不同,觀點就兩 樣。自己站的角度不同,看到的印象就各異。我們看中國歷史,漢、唐、宋、元、明 、清開基立業的鼎盛時期,都是由三玄之學出來用世。而且在中國歷史文化上,有一 個不易的法則,每當時代變亂到極點,無可救藥時,出來“撥亂返正”的人物,都是 道家的人物。不過,他們有他們的一貫作風--“功成、名遂、身退,天之道也”。 幫助人家打好天下,成功了,然後自己飄然而去。如商湯時候的伊尹、傅說,周朝開 國時的姜太公,春秋戰國時期的範蠡,漢朝開國時的張良、陳平,三國時的諸葛亮, 都是道家人物。姜太公與範蠡,完全做到了“功成、名遂、身退”的“天之道”,張 良則差一點,最後欲退而不能,本事不算大,至於諸葛亮,他的立身處事,完全是儒 家
南懷瑾談歷史與人生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長城萬裏今猶在,誰見當年秦始皇。
南懷瑾談歷史與人生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英雄與聖賢的分別:“英雄能夠征服天下,不能征服自己,聖賢不想去征服天下,而征服了自己;英雄是將自己的煩惱交給別人去挑起來,聖人自己挑盡了天下人的煩惱。”這是我們中國文化的傳統精神,希望每個人能完成聖賢的責任,才能成為偉大的政治家。
南懷瑾談歷史與人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