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十二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其實風沒有正邪啊!想昨晚《莊子》所講的多一根指頭一樣,正邪很難分的;我們生命中不必要存在的,都叫做邪,這個觀念先弄清楚。
《小言黃帝內經與生命科學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此所以我們過去的文化歷史,始終在帝王專制政體中,“內用黃老,外示儒術”的一個模式之下,度過了兩千多年。也使孔孟的道統 精神,依草附木式地攀附在帝王政體之下,綿延存續了兩千多年。
南懷瑾談歷史與人生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我們的老祖宗,不是吃了蘋果變的,不是什麼細菌變的,而是色界「光音天」的天人下來的。大概他們科學很發達,到太空來探險,他們一身有光,又不要吃東西,飛來飛去。可是有一次嘗了一下地味,大概是鹽巴,吃了以後身體變重了,飛不起來,所以就留下來了。這就是這個地球上人種的開始。光音天的人又是無色界裏下來的,至於無色界的人種從那裏來,佛說不可說,那就要推到原人論去了。
《如何修證佛法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所以,真正的佛學講應該報應并不是迷信的話,而是一句很科學的話。你昨天罵了人家,當時人家對你笑笑,心裏已經有仇恨,有機會他一定會報答你的,不會客氣。這就是因果,這就叫做業。所以魔由心造,妖由人興。因果報應,生命來源就是這樣的。
《小言黃帝內經與生命科學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情到深處反成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