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十一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我從小讀書時,我的老祖母告訴我:孩子啊,讀書可以,不要去做官啊,
因為古語說一代做官九代牛,你這一輩子做官,你來生要九次變牛還債,因為做官容易犯錯誤。現在沒有這個觀念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但願此情長久,哪裏分地北天南。
《聚散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平常就是道。
《金剛經說什麼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。西方文化的貢獻,促進了物質文明的發達,這在表面上來看,可以說是幸福;壞,是指人們為了生存的競爭而忙碌,為了戰爭的毀滅而惶恐,為了欲海的難填而煩惱。在精神上,是最痛苦的。人類正面臨着一個新的危機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不錯呀,人生如夢,他講這一句話的時候,又在說夢話了。因為人在夢醒的時候,感覺自己很傻,嗯,剛才做了一場夢,但是他清醒了嗎?張開眼睛照樣在做夢。更有趣的是,有些人昨天夜裏做的好夢,今天他還坐在那裏想,還舍不得離開夢境,所以人生就很妙,覺時戀夢,醒了以後還貪戀那個夢。做夢的時候呢,又想自己快一點醒才好,你說究竟那一樣好?自己都搞不清楚。
《金剛經說什麼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