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父)>
 

转载: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- 维基百科,自由的百科全书(PART1)

 

《天下杂志》记者林秀姿,六月中前往江苏太湖大学堂采访,亲见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。《天下杂志》也成为最后一个采访到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新闻的台湾媒体。
在中国大陆,要见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一面,必须打通层层关节。他更少在媒体前曝光,也不接受采访。

今年六月二十一日,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却少见地主动邀请少数两岸媒体,前往太湖大学堂采访。《天下杂志》是唯一受邀的台湾媒体。
太湖大学堂看似寻常的私立小学。但是,从一接到采访邀请,就感受到不寻常的神秘。 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彷佛被重重围墙挡住,即使听过名号,也很难见到本人;即使看到人、听到声音,也近不了身。众多弟子恭敬小心的态度,为他筑起了无形的透明墙。

《天下》和大陆两家杂志记者,一同乘车前往大学堂。大陆记者都难掩兴奋,他们表示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在大陆名声响亮,著作《论语别裁》是高官名流必读经典,更在大陆引发多次国学论战。 多年来,大陆记者曾数次提出采访,却一再被拒绝,连踏入大学堂都十分困难。没想到,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竟然主动邀请媒体,参观大学堂首届毕业典礼。
大学堂采访的三天里,就有两个大陆企业老板,求见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不成,痴等在大门口超过一小时,希望守卫放行。

即使有幸踏入大学堂,要见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一面也很难。大学堂幅员辽阔,除了大门有二十四小时守卫外,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居所的禅堂也有守卫。原本嘻闹的小学校园,唯独禅堂方圆五十公尺内静悄悄。
采访期间,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三次公开出现的场合,也只允许遥听、遥望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的言行。不准近身采访或摄影,连拍照都是数度沟通,答应不使用闪光灯才放行。

晚间五点四十五分,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在餐厅现身。大学堂的餐厅只设两圆桌,每桌可坐十来人;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主桌都是求见的企业老板或学者,另一桌则是弟子与媒体。
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同桌的人,有求发展的台湾药商,也有笔名「皇甫平」的《人民日报》前副总编辑周瑞金。他们除了谈论时下政局,企业家则多和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分享产品,希望透过他的协助在大陆打开市场。
当时的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,气色非常好,又烟又酒,丝毫无病容。而且十分健谈、幽默,一餐饭往往谈天说地到九、十点才罢休。 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是少数能贯通两岸政治高层的学者,他的传奇人生,将继续被无数政商界弟子传颂。

原文网址: http://hcpeople.blogspot.tw/2012/09/1918-20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