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卻少見地主動邀請少數兩岸媒體,前往太湖大學堂採訪。《天下雜誌》是唯一受邀的台灣媒體。">
 

轉載: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- 維基百科,自由的百科全書(PART1)

 

《天下雜誌》記者林秀姿,六月中前往江蘇太湖大學堂採訪,親見南懷瑾。《天下雜誌》也成為最後一個採訪到南懷瑾新聞的台灣媒體。
在中國大陸,要見南懷瑾一面,必須打通層層關節。他更少在媒體前曝光,也不接受採訪。
今年六月二十一日,南懷瑾卻少見地主動邀請少數兩岸媒體,前往太湖大學堂採訪。《天下雜誌》是唯一受邀的台灣媒體。
太湖大學堂看似尋常的私立小學。但是,從一接到採訪邀請,就感受到不尋常的神祕。

南懷瑾彷彿被重重圍牆擋住,即使聽過名號,也很難見到本人;即使看到人、聽到聲音,也近不了身。眾多弟子恭敬小心的態度,為他築起了無形的透明牆。
《天下》和大陸兩家雜誌記者,一同搭車前往大學堂。大陸記者都難掩興奮,他們表示南懷瑾在大陸名聲響亮,著作《論語別裁》是高官名流必讀經典,更在大陸引發多次國學論戰。 多年來,大陸記者曾數次提出採訪,卻一再被拒絕,連踏入大學堂都十分困難。沒想到,南懷瑾竟然主動邀請媒體,參觀大學堂首屆畢業典禮。

大學堂採訪的三天裡,就有兩個大陸企業老闆,求見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不成,癡等在大門口超過一小時,希望守衛放行。
即使有幸踏入大學堂,要見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一面也很難。大學堂幅員遼闊,除了大門有二十四小時守衛外,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居所的禪堂也有守衛。原本嘻鬧的小學校園,唯獨禪堂方圓五十公尺內靜悄悄。
採訪期間,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三次公開出現的場合,也只允許遙聽、遙望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的言行。不准近身採訪或攝影,連拍照都是數度溝通,答應不使用閃光燈才放行。
晚間五點四十五分,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在餐廳現身。大學堂的餐廳只設兩圓桌,每桌可坐十來人;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主桌都是求見的企業老闆或學者,另一桌則是弟子與媒體。
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同桌的人,有求發展的台灣藥商,也有筆名「皇甫平」的《人民日報》前副總編輯周瑞金。他們除了談論時下政局,企業家則多和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分享產品,希望透過他的協助在大陸打開市場。
當時的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,氣色非常好,又菸又酒,絲毫無病容。而且十分健談、幽默,一餐飯往往談天說地到九、十點才罷休。
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是少數能貫通兩岸政治高層的學者,他的傳奇人生,將繼續被無數政商界弟子傳頌。

原文網址: http://hcpeople.blogspot.tw/2012/09/1918-20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