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八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有人指出你的煩惱,指出你的業障和染汙的心理,自己還不服氣,還不肯改,然後還抱住那習氣業力的心理,把它當寶貝。唉!就讓你去纏綿吧,反正六道輪回也蠻好玩的,多滾幾回,我在那邊等你就是。
《瑜伽師地論•聲聞地講錄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立身不求無患,身無患則貪欲必生;處世不求無難,世無難則驕奢必起;謀事不求易成,事易成則志存輕慢;施德不求望報,德望報則意有所圖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天下的事,沒有突變的,只有我們智慧不及的時候,才會看到某件事是突變的,其實早有一個前因潛伏在那裏。
《論語別裁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我看你們來學佛學道,年紀輕輕,非常照顧自己,又懶,又不肯助人,但要求起別人卻非常嚴格,看看這個不對、那個也不對,覺得別人都不是聖賢,難道你就是聖賢嗎?我看你是“剩閑”,是剩下來沒有用的閑人,有你也不多、沒你也不少的人。
《維摩詰的花雨滿天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我除了依照佛經以外,拿我幾十年摸索的經驗,誠懇地告訴各位,你真達到正身、正意,沒有一個身體不能轉化;沒有病去不掉的;沒有身心不會健康的。正身、正意做到了,身心兩方面絕對地健康,可以返老還童。因為一切唯心所造,這是真的,就是“正身”、“正意”四個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