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语录六

 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“终身逌然,不知荣辱之在彼也,在我也”,这就是人生哲学。人为什么要外面人讲你好,你才觉得自己好呢?外面跟我毫不相干,在我自己,我认为好就好,爱笑就笑,爱哭就哭,跟别人毫不相干。
《列子臆说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英雄能够征服天下,不能克服自己;圣贤不想征服天下,只想征服自己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《庄子》是医心的,不管西医中医,都只是医身体的。心是个什么东西?思想情绪这个心很难医。我在美国的时候,看到一个日本人画的中国画,非常好。画的是中国大医师唐朝的孙思邈。……我得到孙思邈这幅画,很有感想,就写了一副对联:上联是“ 有药能医龙虎病”,龙王生病了向他求医;老虎生病也向他求医。……下联“ 无方可治众生痴 ”,世界上哪个医生可以把笨蛋的头脑医得聪明起来?所以我说老庄讲的内容,就是医药。所有思想病、政治病、经济病,各种病,在《庄子》里头提的非常多了,只看大家如何去研究。 释迦牟尼佛的佛法,老庄以及《易经》,都是治心的药,也是治心的方法。一般医生能够治身体的病,却不能治心。
《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》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穷归穷,绝不愁,如果又穷又愁,这就划不来,变成穷愁潦倒就冤得很。
《谈历史与人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