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六十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我們拿哲學觀點來說,宇宙萬有的那個最原始的東西,哲學家說它是本體,西方的宗教家叫他作上帝,印度人叫“佛”,叫“如來”,中國人叫“道”。名稱不同而所指的是同一東西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仁”是什麼?中國古代“仁”字就是這樣寫:人兩足走路旁加個二,為什麼不就旁加個“一”?“二人”是兩個人,就是人與人之間,有我就有你,有你我就有他。有你、我、他,就有社會。一個人沒有問題,有兩個人就發生了怎樣相處、怎樣相愛、怎樣互助的問題,就是仁。仁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事,這是文字上的解釋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自心是“體”,處於人之間就是“相”和“用”了。自處處人,就是仁的體用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不能安處困境,也不能長處於樂境。沒有真正修養的人,不但失意忘形,得意也會忘形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假如到了貧窮困苦的環境就忘了形,也是沒有真正達到仁的境界。安貧樂道與富貴不淫都是很不容易的事,所以說:“知者利仁”。如真有智慧、修養到達仁的境界,無論處於貧富之際,得意失意之間,就都會樂天知命,安之若素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