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五十九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一首代表國家民族精神的曲子。音響開始的時候,好像含苞待放的花蕾,輕輕地舒展,慢慢地發聲。跟著下來,由小而大,但是很純正。後來到了高潮,激昂慷慨,或非常莊嚴肅穆,最後這個樂曲奏完了,但還是餘音繚繞,後面好像還有幽幽未盡之意。這便是成功的音樂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一個時代到了衰落的時候,最怕在上面的領導人以及各級單位主管,待部下和對人並不寬厚,這是很嚴重的偏差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什麼是刻?所謂“察察之明”,為人太過精明,做部下的就不容易發揮他的才能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為禮要敬,並不是只限於下級對上級行禮要恭敬,上面對下面的愛護,也包括在禮的範圍之內。而且都要敬,就是都要做到誠懇、真摯,不真誠沒有用。天天行個禮很方便,搞慣了成機械式很容易,但中間沒有誠意就沒有用。同樣的,做長官的對部下的愛護關懷,也要有誠敬之心,假的關懷沒有用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居、裡的意義就是“自處”,“裡仁”的意思也就是一個人如何處在仁的境界。處世,處人,尤其是自處,都要有“自處之道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