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五十六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中國信多神教,這代表了中國的大度寬容。出了一個老子,還是由東漢、北魏到唐代才被後人捧出來當上個教主——老子自己絕對沒有想過要當教主的癮。孔學後來被稱為孔教,是明朝以後才捧的,孔子也不想當教主。總之,世界上的教主,自己開始都不想當教主,如果說為了想當教主而當上教主的話,這個教主就有點問題,實在難以教人心服。因為宗教的熱忱是無所求,所以他偉大,所以他當了教主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在人世間的社會上有裡長、鄉長、區長。在看不見的一面,便有土地、城隍等神。城隍歸誰管?歸閻王管。閻王歸玉皇大帝管,玉皇大帝歸誰管?玉皇大帝的媽媽——瑤池聖母。由此看來世界上的宗教,最高都是女神。天主教來個聖母,佛教的觀音菩薩,中國的瑤池聖母。所以女性還是最偉大。同時也可知人們講了半天的宗教,盡管教理和教條如何如何的,但他們最後還是崇拜女性的,因為母性的慈愛畢竟是最偉大的。像這樣一個宗教組織,無所不包,代表了中國人的政治哲學思想。所以天與人是一貫的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一個人真的作壞人、做壞事,怎樣禱告都沒有用,任何菩薩都不能保佑你。所謂自助天助,神是建立在自己的心中。換句話說,人有人格,尤其須要心理上建立起人格,不靠外來的庇護。如果進教堂,上帝就保佑,那麼上帝首先就犯了接受賄賂的罪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子曰:射不主皮,為力不同科,古之道也。
這一段是說明作人做事,夠不夠道德的標準,只問合不合正道,並不苛求他對事功成就的程度。因為沒有機會給他表現,環境不對,時代不對,他也就無從表現,這有什麼辦法?由此觸類旁通,對人對事就可減掉些苛求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在社會上,或在政治上,有時絕對空洞的精神,並不足以維繫一件事物,而必須配合某些實質的東西才能生效。如口惠而實不至,有時候就要失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