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五十四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人應不應該爭?不論於人於事,都應該爭,但是要爭得合理,所以“揖讓而升,下而飲,其爭也君子。”就是在爭,也始終保持君子的風度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而中華文化的民主精神,一個人立身、處世,乃至一切,都要民主。我們民主的精神基於禮讓;而西方民主的精神基於法治。禮讓與法治有基本上的不同,法治有加以管理的意義,禮讓是個人內在自動自發的道德精神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以現在人生哲學的觀念來說,就是一個人由絢爛歸於平淡。就藝術的觀點來說,好比一幅畫,整個畫面填得滿滿的,多半沒有藝術的價值;又如佈置一間房子,一定要留適當的空間,也就是這個道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詩教並不是教人作一個詩人,酸溜溜地“關門閉戶掩柴扉”有什麼意思?要懂詩,透過詩的感情以培育立身處世的胸襟,而真正瞭解詩背後的人生、宇宙的境界,這才是懂得詩的道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齋是中國文化中心理的淨化,用現代的話來講,就是清理思想、排除人慾,真正的作到肅莊叫作齋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