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錄之五十三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歷史上所標榜的太平盛世,只能說是標榜,既是標榜,那就讓他去標榜好了。如以《春秋》大義而論,只能夠得上升平,不能說是太平。再等而下之,就是衰世了。國父思想中所揭立的三民主義最後的目標是世界大同,這也是《春秋》大義所要達成的理想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譬如從小貧窮的人,尤其是孤兒,他們大多容易產生偏激心理,我也曾栽培過好幾個孤貧的少年,並告訴他們,窮苦出身、孤兒出身的人,最後只走兩條路,沒有第三條路:一種是他將來成功了,對於社會非常同情,他有辦法時,同情別人、同情社會,因為他覺得自己是從苦難中出來的,就非常同情苦難的人。另一種人成功了,對社會非常反感,對於社會上的任何事、任何人都懷疑、都仇恨。他認為自己當年有誰同情?社會?社會上哪有公平?他心裡始終反感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中國文化的所謂“君子”,是與“小人”對立的名稱,等於是個符號,怎麼叫君子?怎麼叫小人?很難下定義,等於說好人、壞人很難下定義一樣。尤其站在哲學的觀點來看,更是如此。好人對某一件事情好,有時在好裡會變壞;壞人一切都壞,但有時在某一點上會變好。所以好人與壞人很難下定義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中國文化所講的君子是無所爭的,不但於人無爭,於事也無所爭,一切是講禮讓而得。無所爭就是窩囊嗎?不是的,孔子以當時射箭比賽的情形,說明君子立身處世的風度。射代表軍事訓練。贏了的人說:“承讓!”輸了的人說:“領教!”都有禮貌,即使在爭,始終保持人文的禮貌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其實人類有什麼了不起,其所以為人,因為有思想,加上文化的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