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五十二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過去所謂夷狄,就是文化落後的邊疆地區,孔子的思想是以文化為中心,凡沒有文化的,稱為夷狄,因為東夷、西戎、南蠻、北狄這四種族在當時是沒有文化,非常野蠻。中國則稱中夏、中原,是有文化的。孔子說那些蠻族落後地區的人,也有頭子,有君主、酋長。但光有形態,沒有文化,有什麼用,不如夏朝、殷商,雖然國家亡了,但歷史上的精神,永垂萬古,因為它有文化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一個很嚴重的問題,國家不怕亡國,亡了國還有辦法複國,如果文化亡了,則從此永不翻身。試看古今中外的歷史,文化亡了的民族而能翻身的,史無前例。所以對於文化重建的工作,我們這一代的責任太重大了,絕不能讓它在我們這一代的手中斷送掉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有許多人把權力把前途訴諸迷信,寄託在狹義的宗教上。我們以人文文化為基礎,不管上帝也好,菩薩也好,神也好,如果因為肯拜拜他,他就會保佑,不信他,就不管——果真是如此,第一個我就不敢信他,因為他太偏私,又太意氣用事了,反不如一個普通人。如果不分善惡,有求必應,那作人很容易,我盡管做壞事,天天去拜他,或做了壞事再去懺悔就可以了,這豈是神的意旨?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《禮運篇》的大同思想,就是太平盛世的思想,也就是理想國的思想,真正最高的人文政治目的。歷史上一般所謂的太平盛世,在“春秋三世”的觀念中,只是一種升平之世,在中國來說,如漢、唐兩代最了不起的時候,也只能勉強稱為升平之世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現代研究青少年思想問題的人要注意,有許多青少年的思想,主要都是在小的時候受到環境影響而形成的,環境上每一件事,影響他們的心理很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