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五十一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為政的道理——言而有信,是非常重要的。我們讀中國歷史,對於從政的人,始終要注意一個道理,所謂“百年大計”。一件事情,一個政策下來,要眼光遠大,至少須看到百年或幾十年以後的變化與發展,這是古人政治的道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大車無輗,小車無軏。”輗和軏兩個字,是古代車子上的車杆子。大車是牛車,輗就是牛車上一根用來套在牛肩上,中間的大樑子;小車是馬車,軏就是馬車上掛鈎的地方,這都是車子上的關鍵所在。他說作人也好,處世也好,為政也好,言而有信,是關鍵所在,而且是很重要的關鍵。有如大車的橫杆,小車的掛鈎,如果沒有了它們,車子是絕對走不動的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歷史上有許多人是見義不為,對許多事情,明明知道應該做,多半推說沒有辦法而不敢做。我們作人也是這樣,“看得破,忍不過。想得到,做不來。”譬如抽香煙,明明知道這個嗜好的一切害處,是不應該抽,這是“看得破”,但口袋裡總是放一包香煙——“忍不過”。對於許多事,理論上認為都對,做起來就認為體力不行了,這就是“想得到,做不來。”對個人的前途這樣,對天下事也是這樣。這是一個重要問題,所以為政就是一種犧牲,要智、仁、勇齊備,看到該做的就去做,打算把這條命都付出去了。盡忠義,要見義勇為。這是為政的基本精神——要有見義而為的大勇;要有人溺己溺,人饑己饑的胸懷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過去的觀念,文化偏重於人文——人倫的道理,即是倫理的道德,政治的倫理與社會的倫理。現在“文化”這個名詞的含義,包括了政治、經濟、軍事、社會、教育、哲學、宗教等等歸納起來,成為文化的總體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中國文化這個“禮”字,如果談到根本,是哲學最高的問題,也是宗教哲學最高的問題。宇宙萬有怎樣來的?哪一天開始的?這個本體論,也就是禮的根本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