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语录四十九

 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“至道之精,窈窃冥冥。至道之极,昏昏默默。”广成子讲出一个修道的境界,什么佛家啊、道家啊、打坐啊,用各种方法,基本上工夫要达到一个境界,就是说思想不乱了,若有若无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“窈窈冥冥”,很难形容,眼睛、耳朵等六根、身体,都不用了。不是关闭哦,是自然清静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“至道之极,昏昏默默。”不是昏头昏脑,什么都不想,好像睡觉。“昏昏默默”,等于现在人学打坐,要到这个程度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“无视无听,抱神以静,形将自正。”什么方法都不用,眼睛不看外面,也没反过来看内部、内视,耳朵也不要管声音,只守一个神,你的灵魂。可是“神”是什么呢?是有关于脑的,要清静。“抱神以静”,就是守神,不管气,不管身体。“形将自正”,你的形体慢慢健康起来。不是说身体变端正了,换了一个身体,我们现在讲是气质整个的变化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“必静必清,无劳女形,无摇女精,乃可以长生。”重点就是说,你随时做到自己清静,很宁静,不被外物环境所扰乱。心一定要很清静,没有思想,没有思虑,不要做过分的劳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