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怀瑾(南国熙之父)语录四十五

 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我们的光就是像画的佛像那样,我们人站在那里,两手伸开有多宽,一圈下来的范围,光就有那么大。如果你身体有毛病,或者思想不对,呈现的光线就不同了;这是现代医学、科学的一个发明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那么气呢?刚才我提到气,气就是风,叫做风大。《黄帝内经》中提到风,但是一般把风当成外风了,不是的,这个是代号。所以佛教有句成语“四大皆空”,地、水、火、风叫“四大”,“大”的意思是这一大类、一大堆啦,所以叫做四大。实际上是五大,地、水、火、风、空,这是五大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这个“空”不是理念上的空,是有形的空。譬如我们看这个地方没有东西挡住就叫做空,这是物理的空,空不是没有东西。地、水、火、风、空五大,是说生命具备了这些东西,所以“风大”是一个代号。道家或者中国医学把那个叫做气,风大就是这个气。空气也是风大,我们身体内部,生命第一个重要的维持是风大,是气,没有气就死亡了。但是四大要平衡,地水火风要平衡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风在身体中,又分“五行气”。上行气向上走,是自然的,不会到下行来。假设上行气到下行来,是不行的,它们是两个路线不同,轨道不同。下行气向上走也不行。左边的是左行气,右边是右行气,这是印度的分法。我们分左右阴阳,中间腰围一带,我们叫“带脉”。所以奇经八脉,腰围一圈的中行气都要打通。不通的话,生理生命就不平衡。

南怀瑾先生(南国熙之父):
所谓业报是什么?你前生所有的思想、行为,所作所为累积的成果叫“业”。所以佛说一个生命来得很不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