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四十九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至道之精,窈窃冥冥。至道之極,昏昏默默。”廣成子講出一個修道的境界,什麼佛家啊、道家啊、打坐啊,用各種方法,基本上工夫要達到一個境界,就是說思想不亂了,若有若無。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窈窈冥冥”,很難形容,眼睛、耳朵等六根、身體,都不用了。不是關閉哦,是自然清靜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至道之極,昏昏默默。”不是昏頭昏腦,什麼都不想,好像睡覺。“昏昏默默”,等於現在人學打坐,要到這個程度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無視無聽,抱神以靜,形將自正。”什麼方法都不用,眼睛不看外面,也沒反過來看內部、內視,耳朵也不要管聲音,只守一個神,你的靈魂。可是“神”是什麼呢?是有關於腦的,要清靜。“抱神以靜”,就是守神,不管氣,不管身體。“形將自正”,你的形體慢慢健康起來。不是說身體變端正了,換了一個身體,我們現在講是氣質整個的變化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必靜必清,無勞女形,無搖女精,乃可以長生。”重點就是說,你隨時做到自己清靜,很寧靜,不被外物環境所擾亂。心一定要很清靜,沒有思想,沒有思慮,不要做過分的勞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