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四十七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所以學《易經》還有三個意思,叫做“簡易”,學通了並不困難,非常簡單。“交易”,宇宙萬事彼此都有互相關聯,交叉的變化。最後一個是“不易”,有個本體論,不動的,以不變應萬變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冬至子之半”,拿一年來講,冬至那一天,是回轉來開始長生。我們冬至時,過去大家吃汤圓啦,過冬至農村人很重視,因為陽氣正要開始。“冬至子之半,天心無改移。”這是本體論,不動。“一陽初動處,萬物未生時。”學針灸的有個子午流注的方法,大家學醫的應該知道。子午流注就講天地之間固定的一個運動,活的子時,是把天地運行的法則用到你身體上來。所以人老了,陽氣用完了,可以使他重生起來;這是中國修長生不老補充生命的一種方法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照我們學佛的所講活子時,就是隨時做到無念,隨時念念在清淨圓明中時,就是“一陽初動處。”生命可以回複,返老還童,長生不老。這是道家的神仙提出來的壯語,非常雄壯的,也是其他各國的文化都沒有的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譬如說中國有些藥說補腎,其實補腎就是補腦,腎跟腦連在一起。讀醫學要特別注意!如果認為只是補腎,那是個大笑話。現在很明顯啦,一個人腎壞了,洗腎或者換一個腎也可以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三焦對於人非常重要,是氣和水升降運行的通道。生命最重要的來源,第一個是腎。不是腰子,可是也是腰子,包括生命來源的最初的重要位置。後來的《難經》,又把它分為左為腎,右為命門。所以我們中醫把脈,左手是心、肝、腎,右手是肺、脾、命門等,究竟怎樣來的,都值得研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