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四十五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我們的光就是像畫的佛像那樣,我們人站在那裡,兩手伸開有多宽,一圈下來的範圍,光就有那麼大。如果你身體有毛病,或者思想不對,呈現的光線就不同了;這是現代醫學、科學的一個發明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那麼氣呢?剛才我提到氣,氣就是風,叫做風大。《黃帝內經》中提到風,但是一般把風當成外風了,不是的,這個是代號。所以佛教有句成語“四大皆空”,地、水、火、風叫“四大”,“大”的意思是這一大類、一大堆啦,所以叫做四大。實際上是五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、空,這是五大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這個“空”不是理念上的空,是有形的空。譬如我們看這個地方沒有東西挡住就叫做空,這是物理的空,空不是沒有東西。地、水、火、風、空五大,是說生命具備了這些東西,所以“風大”是一個代號。道家或者中國醫學把那個叫做氣,風大就是這個氣。空氣也是風大,我們身體內部,生命第一個重要的維持是風大,是氣,沒有氣就死亡了。但是四大要平衡,地水火風要平衡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風在身體中,又分“五行氣”。上行氣嚮上走,是自然的,不會到下行來。假設上行氣到下行來,是不行的,它們是兩個路線不同,軌道不同。下行氣嚮上走也不行。左邊的是左行氣,右邊是右行氣,這是印度的分法。我們分左右陰陽,中間腰圍一帶,我們叫“帶脈”。所以奇經八脈,腰圍一圈的中行氣都要打通。不通的話,生理生命就不平衡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所謂業報是什麼?你前生所有的思想、行為,所作所為累積的成果叫“業”。所以佛說一個生命來得很不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