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錄之四十三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釋迦牟尼佛在幾千年做了個比喻,說生命難得,如大海中的盲龜,撞到一個海上漂流的木板,一抬頭,剛好伸進這個板子洞裡。他說我們生命就像大海之盲龜撞上來這樣,人身難得呀!鼓勵大家珍惜自己的生命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至於怎麼死亡又是一個科學,講起來很有意思,很長的。死了斷氣以後,再像睡覺一樣醒過來,就是中陰身。那個醒轉過來的生命,也能夠看見,能夠聽見,能夠說話,能夠行動。可是我們摸不著,接觸不了,因為他沒有物質的身體。有一個英國科學家的解釋,他說有名稱叫“超等的電磁波”,那個與我們不同,所以接觸不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所以人死後再醒過來,就具備了神通,沒有時間的阻礙,沒有空間的阻礙。假設他有一個親人在美國,這個親人在夢中,一下子就感覺不對,啊!好像看到我的爸爸或者看到我的媽媽,是真的,他來了。因為他這個超等的電磁波,就是佛學說的“中有”的感應。也就是這個生命死了,下一個生命還沒有開始以前,中間存在的這一段。中陰身具備五通,只要念頭一動,就到達他要去的地方了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中有還有生死沒有?還有生死。七天一個生死,又是七。印度與中國一樣,譬如我們中國人常說,“你這個家夥做事亂七八蹧。”這是《易經》上的話,七跟八不正常了。“你這個人怎麼搞的,颠三倒四。”也是《易經》上的話。譬如我們寫信給和尚,佛教裡行個禮叫“合十”,兩個五合起來叫合十。我們中國人講“合適不合適”,寫錯了,其實是合十不合十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所以中有之身是七天一個生死,它也有生死。那麼民間流傳死了以後叫和尚念經,有用沒有用?我們不批評,也不討論。反正告訴你七天一個生死,有些人不一定七天哦!譬如大好人、大善人沒有中陰,這裡一死,立刻就到另外一個世界。大壞蛋也沒有中陰,這裡一死,馬上就下地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