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(南國熙之父)語錄之六

 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“終身逌然,不知榮辱之在彼也,在我也”,這就是人生哲學。人為什麼要外面人講你好,你才覺得自己好呢?外面跟我毫不相干,在我自己,我認為好就好,愛笑就笑,愛哭就哭,跟別人毫不相干。 《列子臆說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英雄能夠征服天下,不能克服自己;聖賢不想征服天下,只想征服自己。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《莊子》是醫心的,不管西醫中醫,都只是醫身體的。心是個什麼東西?思想情緒這個心很難醫。我在美國的時候,看到一個日本人畫的中國畫,非常好。畫的是中國大醫師唐朝的孫思邈。……我得到孫思邈這幅畫,很有感想,就寫了一副對聯:上聯是“ 有藥能醫龍虎病”,龍王生病了向他求醫;老虎生病也向他求醫。……下聯“ 無方可治眾生癡 ”,世界上哪個醫生可以把笨蛋的頭腦醫得聰明起來?所以我說老莊講的內容,就是醫藥。所有思想病、政治病、經濟病,各種病,在《莊子》裏頭提的非常多了,只看大家如何去研究。 釋迦牟尼佛的佛法,老莊以及《易經》,都是治心的藥,也是治心的方法。一般醫生能夠治身體的病,卻不能治心。 《小言黃帝內經與生命科學》

南懷瑾先生(南國熙之父):
窮歸窮,絕不愁,如果又窮又愁,這就划不來,變成窮愁潦倒就冤得很。 《談歷史與人生》